愛挖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9|回復: 0

黃昏,思起於風霜

[複製鏈接]

59

主題

59

帖子

201

積分

中級會員

Rank: 3Rank: 3

積分
201
發表於 2021-3-28 11:08:4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薄暮的黃昏,還不是夜色,沒那麽深邃,沒那麽深不見底。清人黃圖珌有《看山閣閑筆》一冊,說蒲團一個,安頓於煙霞之最深處,出金經靜誦數過,不覺白雲一片迷我去路也。煙霞之最深處,除了早晨,便是黃昏。甚至,我也無需蒲團,就在日常裏,一張靠椅,斜倚著,凝目窗外,就已足夠。
其時,就見黃昏裏,陰影在大片地襲來,那些明亮的青蔥,仿佛正節節敗退。但看到有些地方,那種黝黑深濃到近乎地獄之處,hamer 汗馬糖 汗馬精力糖 hamer candy 悍馬糖 漢馬糖還有幾片葉子在孤傲地閃亮著,我便會忍痛告訴自己,黃昏並不是末日。末日還沒到來。但風霜,還是說來就來了。這時,我想起了風霜。
風霜,原只是個說法,唯有數九季節,風才真冷,霜才真白。雞聲茅店月,人亦板橋霜。一旦來到人世,也只有人世裏的風霜,才會讓人真的覺著冷到徹骨,白到慘淡,比真的風霜還要風霜。
日子紛紛飄落。日子就是用來飄落的,如秋冬的落葉,先是淡黃得如一蕊新芽的頭一片,飄落;不知什麽時候,有第二片,第三片……那是淺絳似陳釀的酒一樣顏色的一片,那些酒,是曾讓人醉臥街頭的液體;然後,落葉紛紛如雨,不是落紅,卻紅得像血,像愛,像夜裏夢醒的哭泣……落,落,落,落到無葉可落,落到枝條淩亂如繩,系不住曉風夜雨,枝幹無法彎曲,卻可系千匹奔馬。任它落,落成禪,成寂,落到一低頭,往事已覆滿根土,沒過腳踝,也不懼怕那些從不落葉的樹們偷偷地笑。
小雪過去。大雪過去。曾經想象,通往雲心鶴性的空靈,大雪,紛飛著酷寒,花蕾失色,道路堵塞,是誰在葬送稚拙的童貞,再無清逸,唯一雙淚眼見淚灑寰中。結果,小雪大雪,HERCULES CANDY  hercules大力神  椰子糖  馬來西亞人參糖  hercules精力糖
皆未雪。倒是白發染霜,過往如雪。月落烏啼霜滿天,江楓漁火對愁眠的情境太過雅致,我或可借些如雪白霜,壘一雪人,待冬陽熏暖化流水,汩汩而逝,任雙手間,留幾許淋漓的思緒。
這時,終於到了這時,我會想起山裏的秋天,想起秋天的果子。果子們大多都已下樹,被一筐筐一籮籮地摘走了,然後,它們乘上車,光鮮靚麗地去到一方。我曾為它們慶幸,為那些早落的果子傷感。而那不多的幾個未落的,說不清是僥幸漏網,還是有幸逃脫,還零落於枝頭,或墜落在地上,它們正思忖著,該怎麽把果核深深藏進淩厲的風雪,偷渡到下一個春天。
那,似乎還是一種愛。凡生命,就有愛。
一位朋友在微信裏說,有時,愛甚至不需要一點點道理。不愛也是。我看了,一時竟不知該怎麽好。那個晚上,城市睡去,希愛力5mg 希愛力每日錠 TADARISE-5 犀利士5mg 犀利士每日錠 印度犀利士唯月亮依然醒著,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月色,是有些像霜的。好像在那個浩渺的世界,常常有人忘了隨手關燈,但耗費了無盡心力,卻難照亮一個個長夜,要一直地等,等到天明。
幼時唱過的兒歌說,月亮走,我也走,我給月亮提笆簍……卻不知山也會走,一直想走到山那裏,走了那麽久,遠處那個山岡還在遠處,路還長,不知抵達會在什麽時候。
於是,想起了另一個朋友。想拿起電話對他說,你是不是已經睡下?要不,我們可以溫酒回燈,侃侃嗜酒的過往:漫天風雪,半碟酒菜,一缸煙蒂,幾籮話語……想想,放下電話,對自己說,太晚了,我知你已夢入洪荒,我願你已夢入洪荒,無有風霜……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愛挖礦

GMT+8, 2021-4-20 02:36 , Processed in 0.03911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