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挖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|回復: 0

2我出生時,左手腕上纏著一條蛇骨,骨刺深深插入肉中。...

[複製鏈接]

1166

主題

1166

帖子

3542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542
發表於 2021-11-24 17:16:0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我們這裡吃蛇成風,年年有人捉蛇,各種法子無所不用其極,所以從我出生那年起,幾乎就再也沒有見過野生的蛇。德國必邦 威而鋼 印度必利勁 一炮到天亮 Goodman增大丸 GHB  FM2 安眠藥 迷姦藥
後來許多專門以蛇羹為主的餐廳收不到貨,就引進蛇種自己養蛇,其中一些老闆為了吸食顧客,也會跟風拿養的肉蛇制蛇骨手串當紀念品。
更是還有餐館可以專門挑看中的蛇,當場剝皮去肉處理乾淨的,製成蛇骨手串送給出大價錢的客戶。
所以蛇骨手串雖是泰國最風行,我們這卻也見怪不怪,同村男女錶達情愛,大膽送蛇骨手串也是有的。
我沒想到阿壯會送我蛇骨手串,這可是求愛的東西,當下有點不知道怎麼收場。
更讓我沒想到的是阿曼臉色發沉,朝我冷哼一聲,將那蛇骨手串朝手腕上一套:“我剛好手上空,阿舍,你左手不是戴護腕嗎,這蛇骨手串就送我好了。”
說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揚著手腕上的蛇骨手串就走了,連紅薯藤都不翻了。
雖說有點過份,但這正好解了我的圍,其他看熱鬧的一哄而散後,我也就沒當回事。
可當晚,我夢裡總會夢到交纏在一塊的蛇尾,有時是翻滾的人,有時更是低低的曖昧聲音。
正準備給我弟做早餐,正煮著面,阿曼突然冷著臉進來了。
我正好奇是不是她跟阿壯吵架了,臉色這麼怪,還沒開口,卻聽到她身上一股子濃濃的蛇腥味,那味道我再熟悉不過了,每次路過阿壯家裡,他家最外圍的養蛇屋裡就是這種又濕又腥的味道。
“給。”阿曼聲音沙沙的,說話時,舌頭還朝外吐。
我還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,手就是一沉,那條蛇骨手串就又落在了我手裡,明明是從阿曼手裡遞過來的,卻冰涼無比,好像剛從冰箱裡掏出來一樣。
“嘶-嘶-”阿曼見我拿著蛇骨,雙眼瞇成了一條線,舌頭又吐了出來,居然發出了嘶嘶的蛇信吞吐聲,嚇得我連忙後退了一步。
可她卻朝我低低的怪笑了兩聲,轉身就走了。
她走路的姿勢十分奇怪,雙腿好像扭轉打結一下,腰身更是扭個不停,以致於我幾次怕她一個不小心扭倒在了地上,空氣中那股子蛇腥味卻怎麼也散不掉。
我那個常年呆在屋裡不肯出門的娘,不知道怎麼的,突然跑了出來,指著阿曼,哈哈大笑,甚至趴在地上,朝她的腿間張望。
可她笑著笑著就哭了,呼天搶地哭得特別傷心,一直未曾清醒的她,突然叫著“阿舍”將我死互的抱在懷裡痛哭,我哄了好大一會才哄好。
我娘清醒只是那麼一會,就又開始痴傻了,我讓我弟餵她吃早飯。
看著手裡的蛇骨手串,我是十分抵觸的,想了想,直接放進櫃子裡鎖著,免得外婆看到了惹事。
可當晚,我做完農活回來,躺在床上半睡半醒間,突然聞到一股重重蛇腥味,正是今天阿曼身上的那種腥味。
跟著有什麼東西慢慢的壓到了我身上。
我想掙扎卻怎麼也動不了,神誌有點迷糊,突然感到左手腕一陣尖悅的痛意傳來,跟著一聲冷哼,那個纏在我身上的東西猛的被扔了出去,重重的跌到了地上。  
“我的東西,你也敢染指!”男子低沉而威嚴的聲音傳來。
跟著只聽到“嘶嘶”的蛇信吞吐聲,然後有什麼東西從我房里沙沙的遊走了。
我正鬆了口氣,卻聽到那聲音低沉道:“十八年了,我等你十八年了。”
跟著一雙冰冷的手緩緩的撫上了我的身體。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愛挖礦

GMT+8, 2021-12-5 19:57 , Processed in 0.01745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