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挖礦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註冊
搜索
查看: 2|回復: 0

在人間|燒死母親的頭號嫌疑人是父親 2

[複製鏈接]

1011

主題

1011

帖子

3059

積分

論壇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積分
3059
發表於 7 天前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母親去世后,陳昌雨來過十幾次,試圖尋求村幹部的説明。 每次回到述迤村,他都害怕。 三月份報警,十月才立案。 父親傷口痊癒了,仍未被拘留。
半年來,陳昌雨只在小叔家的新房子里見過一次父          親。 小叔不讓他進門。 經過村委書記的協調,他在院子里和父親簡單交涉了一下。 "他們說沒有錢。"
從宣威市區,回村子裡只能坐私人面的車,最晚一班在下午兩點。 一路上走的鄉道,水泥路也變得坑坑窪窪。 車程需要兩個小時,每個人最多付十五元。
在麵包車上,陳昌雨看起來情緒低落。 進入村口,陳昌雨和鄰居們打著招呼。 在涼亭,一位村民告訴陳昌雨:「早點入土為安吧,實在不行,給你爸跪下,讓他把錢出了......"另一位村民,面露著恐懼的樣子,不停地擺著右手,示意對方不要出主意了。
陳昌雨回到了過去的家,母親禹秀英被焚燒的地方。 門前有一隻狗,拴着鐵鏈的它警惕地吠着。 陳繼衛已經不住這裡,只在院子里養豬、養牛。 陳昌雨稱,父親把手上的財產、家中的牛,都轉移走了。    

客廳沒有窗戶,救火時打碎了。 木櫃、天花板上,還留有被火燒的痕跡。 "被燒成灰燼的沙發、作案用的汽油壺已經不在,現場遭到破壞。"
■ 母親被焚燒的家
"媽去世後,這是我第一次進來。" 陳昌雨顯得緊張,擔心父親會突然出現。
離開的時候,陳昌雨的奶奶剛好出現。 她背著竹框,看到孫子,心情變得激動和不舍。 她說不出話,拉著陳昌雨,用手比劃著,喉嚨里發出急切的邀請聲。 她希望孫子能和自己一起回家。 陳昌雨也打著手勢,沒有說話,表示他現在就要離開,上山去外婆家。 這樣幾回的重複交流后,陳昌雨抱了抱奶奶,往外婆家走去。
2019年之後,每次回老家,陳昌雨都住在外婆家裡。 "奶奶和爸爸、叔叔在一起。"
■ 陳昌雨和奶奶
外婆的村子,交通更為閉塞。 陳昌雨特意在司機家門口,也就是私人巴士的終點站,放了雙行軍鞋。 從這裏出發,他還要走兩個小時的山路,才能到外婆家。 沿途並不崎嶇,但不是水泥路,一旦遇到下雨天,泥濘的道路就變得難走,這時汽車很難開上山。
小的時候,陳昌雨最怕去外婆家,因為要走好久的路。 有一次,他和媽媽剛走出述迤村的盡頭,就不想再走了。 "我和媽媽撒嬌,她陪我在林子裡玩了一會,抓了只鳥。 最後,我們就回家了,沒有去外婆家。 ”
在一個山路的拐口,陳昌雨用手機外放的粵語歌《只想一生跟你走》突然停了。 "往上沒有手機信號了,這樣的路還要再走一個小時。" 他指著山下的一片巨石,表示到了下雨天,他會和媽媽在石縫裡躲雨。 大多時候,禹秀英獨自走著這條回家的路,暫時逃離丈夫的家暴。
村子在山頂,沒有月亮的晚上,能看到顯目的銀河。 但這裡只有幾十戶人,山下,一千多戶的述迤村對他們來說很重要,是進城的必經之路,村民會定期下山趕集。 直到今天,這個小村莊很多地方沒有被信號覆蓋,包括外婆家中,以及陳昌雨住的閑置老房的二樓穀倉。 但這裡已經是他唯一的家了。

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愛挖礦

GMT+8, 2021-12-3 00:19 , Processed in 0.01728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